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365bet五大联赛

当前位置: 主页 > 365bet外围网 >

测与自检之路的真空地带还有待弥补像自查怀孕

时间:2019-03-20 00: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艾滋病可以像检查怀孕一样通过检测产品实现自检,虽然需求大,但是目前国内尿液自检产品还在研发中,尚未上市; 艾滋患者通过治疗,不仅控制了疾病发展,提高了生活质量,而且

  艾滋病可以像检查怀孕一样通过检测产品实现自检,虽然需求大,但是目前国内尿液自检产品还在研发中,尚未上市;

  艾滋患者通过治疗,不仅控制了疾病发展,提高了生活质量,而且还变得没有传染性,所以现在的重点工作是尽早、更多的诊断发现艾滋病感染者;

  艾滋病可以像检查怀孕一样通过检测产品实现自检,虽然需求大,但是目前国内尿液自检产品还在研发中,尚未上市;

  感染者当中以青壮年为主,主要通过性传播,尤其是2030岁性活跃的,男女的比例接近4:1;

  老年人感染人数上升令人担忧,有些地方,60岁以上的男性感染艾滋病的危险比60岁以下的男性高911倍,而且是通过性传播

  以上观点摘自盖茨基金会主办,题为“艾滋病快速检测的进展与挑战”的全球健康与发展媒体研讨班的内容。12月1日艾滋病日来临之际,这些话题也逐渐进入公众视野,成为不得不关注,也不可忽视的话题。

  “上图是发表在2000年著名医学杂志,专家研究发现,当一个人身体里面的病毒降低到400个拷贝以下,就没有传染性了,只要病毒低到测不出来,即使有不用安全套的性行为,无论是异性之间还是同性之间,基本上不造成艾滋病毒的传播。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办法通过一定的手段,通过服药让一个感染者变成非传染源,这就是控制艾滋病的一个理论基础。”

  “如果把感染的人都诊断发现出来、都治疗了,他们就不再传播了,我们就有可能控制艾滋病流行。这就是我们所谓的三个90%控制艾滋病流行的理论基础。”

  “实际上控制艾滋病的三个90%策略,治疗和有效拟制病毒复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做到的。难就难在诊断发现,检测出90%的感染者,这是我们控制艾滋病最最关键的第一步,如果你不能检测发现感染者的话,怎么去控制艾滋病传播啊。”以上观点来自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的介绍。

  “很多人不来寻求检测的原因有很多,有的是感觉有羞辱感或者是犯罪感;有的是怕人知道;还有些人怕麻烦,尤其是现在的新型毒品的朋友们,几乎不跟社会接触,你让他出来做检测他都认为是耽误时间。”佑安-恬园工作室办公室负责人,北京佑安爱心家园常务理事段义说道。

  艾滋检测都有一个“窗口期”,这段时间抗体查不到,查病毒可能时间短一点。现在应用最多的是查抗体,抗体的窗口期是3-12周。反过来说3周之内,用抗体的方法无论在哪个医院查都查不出来。当然还有药物阻断,如果发生(高危)行为了越快越好,2小时内最好, 48小时依然可吃药。阻断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艾滋病参比实验室主任蒋岩表示。

  目前的检测方法,一类是医院的自动化机器,主要是发光类的检测;另一类是疾控中心的实验室,最多用的方法叫酶联检测。在基层比如卫生院、妇幼保健门诊或者乡镇卫生员的检测点,用的是快速试剂。无论是发光、酶联还是快速,通称筛查试验,筛查阳性的一定要到确证实验室进一步检测,才能明确是否感染艾滋病。

  全国县级及以上疾控中心和医疗机构,包括乡镇卫生院或者保健所,能做快速、酶联和发光的,加起来全国有将近3万家,从机构的覆盖来说已经是非常广泛。

  蒋岩介绍:“艾滋病检测实验室已经覆盖了几乎98%以上的县,但是依然有很多感染者没有发现,根据国家估计的数字全国大概还有2040万的感染者没有被发现,实验室的覆盖率已经很高,但是个体主动检测可及性并不是非常好,虽然有些人知道哪些地方能做检测,但不主动来检测”

  据《中国艾滋病病例报告》显示,截至2016 年底,报告现存活 66 万余例;2016 年,全国HIV 检测超过 1.6 亿人次,新发现和报告HIV/AIDS 12 万余例。

  如上图所示,全国艾滋病的疫情不均衡,感染率不一样,云南、广西、新疆、四川、重庆等省份比较严重,在四川来说,像凉山州就比较严重,即使在凉山州也是分布不均衡。

  最低效率的办法就是普查,查90%的感染者就要查90%的人口,这是最简单的,但是最无效的。

  上图为现在总体检测的情况,吴尊友以2015年为例分析称:“检测发现的比例还算比较高。如果按照我们测算的话,没有发现的感染者只有万分之二。我们实际参与检测的人中发现感染者的比例是万分之八,已经高于我们平均数的4倍,应该说这个检测发现率还是挺有效的。

  但是,这个在吴尊友的眼里远远不够,他给了我们一种理想的检测设想,叫做“艾滋病检测神器”:“身份证、银行卡等从仪器前面晃一下,信息就过去了,因为里面都有一种叫做芯片的东西。艾滋病毒都有基因片断,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人,身体里面都有艾滋病毒的基因片断,如果你发明一个仪器在很远的地方,在1米以内能够捕捉到,这样,在人们面前扫一下,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就能够立马诊断出来。这个科学幻想是有可能实现的。因为身体里面都有艾滋病病毒的核酸,把那个核酸找一个特别敏感的电子技术能够识别的,发现感染者就特别有效,这有待于我们科学探索、突破。”

  相比而言,蒋岩的探索更实际些:“我们在盖茨基金会支持下进行了探索,你可以把样品寄来,这样一种方式极大的方便了那些有了高危行为想做又不愿意出来的人。”

  至于具体做法,蒋岩说:送样者自己取尿液,送到实验室,检测结果登录到实验室的数据后台,送样者凭密码在手机上就可以查看。这样的尝试主要在高校,希望学生们能够接受,采样服务包被放在普通的自助机里面,学生买巧克力、火腿肠的时候就可以顺便买,采样不用邮寄,自助机上有一个投样孔,里面有恒温箱,放到里面就可以了,这样学生觉得对他们隐私是一个保护。机器的整个维护,通过学校里志愿者的一些小项目,学校志愿者会把样品收出来放到校医院。试点从2015年开始,目前已经覆盖了北京、云南、黑龙江、广西、四川省的30余所高校,学校的反映总体都不错,预计明年还会进一步扩大。”

  “当然,如果能把安全套也放进去就好了,买安全套的人如果远远多于买检测包的人,将会起到预防的作用。”蒋岩补充道。

  1、发现晚、治疗晚、如何有效让已感染者更早的知道自己患病情况,新发病例流失等情况是

  2、不规范用药,造成治疗中断,以及新耐药毒株的产生,为艾滋病的治疗带来新的难题,提

  3、影响艾滋病患者用药依从性的因素,如药物的毒副作用、用药剂型方法复杂,特别是艾滋

  因此需要建立将检测与干预、护理、治疗、关怀随访、社会支持等工作相互衔接的服务体系。

  对于异性传播,主要是医疗机构发现为主,蓝颜色的柱子是医疗机构诊断发现的感染者数,桔黄为非医疗机构检测发现数,非医疗机构主要包括科研、社会组织等。

  这一点特别特别重要,男男同性恋的感染者发现,谁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非医疗机构,尤其是我们社会组织在这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基金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综合部负责人王芃说:“经性传播已经成为艾滋病主要的传播途径,传播更加隐蔽,社会组织具有易于深入接触特殊社会群体、工作方式灵活、效率较高等优势。这么多年通过项目的开展,中国的NGO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从工作参与艾滋病的能力上都有了一个长足的发展,也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我想呼吁一下,政府也好、医疗机构也好,能把检测包括他的行为干预,包括护理、预防、以及社会支持,降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中国!有一个无缝的衔接,给他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这是其一。其二,让自己有过高危行为的朋友能够放心大胆的到医疗机构去做这个检测。”佑安-恬园工作室办公室负责人,北京佑安爱心家园常务理事段义说道。

  据了解,北京佑安爱心家园成立于1998年11月26日,是我国最早的关爱艾滋病患者及感染者的组织。自从2007年开始在北京从事男同人群的性病、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的预防宣传和健康行为干预,和针对艾滋病感染者心理危机干预关怀,以及面向高校企业员工、街道艾滋病的宣传工作,有十几年的实践工作经验。

  段义说:“我们现在用的方式是,鼓励易感人群当中发现志愿者,让他们在圈子里边去宣传、去动员,深入到场所去做无创的检测或者是指尖血的,包括体育中心、酒吧。大家也都知道,如果说你不是一个同性恋人群,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活动,所以说我们要选用圈内的朋友,鼓励他成为志愿者,动员身边的朋友来做检测。还有一点就是便捷,我们这种新的检测方式,很方便的各种方式。就想扩大检测的范围,让他有各种理由不来检测的朋友能够得到及时的检测,及时发现他已经感染的情况。”

  对于感染者关怀随访这块,段义介绍说:“作为社会组织,其实占的优势比较大。第一个,我们也是同样会鼓励感染者当中愿意做志愿者的朋友,参与到关怀或者随访、防治工作当中。对于一个新的新发感染者,我们让他自我认同,就是让他明确知道我已经是个感染者,后续应该怎么解决家庭、工作及后续的一些社会问题,新规划 近半车站拟更名深圳,及时的让他把这些解决了,知道后续怎么走下去。这种情况下他可能就会积极的参与治疗,也不会中断,而且也不影响他的生活或者学习。这些感染者志愿者可能比医疗机构的医疗专家更能了解对方的诉求,因为他是从这个时候走过来的,他的想法肯定都知道的,有可能他不说话,从他的表情当中也知道他实际需求,很快找到切入点。”

  “还有一点优势,方便,就是说不受时间的影响。经过基础的知识培训的志愿者,随时随地可以接电话。社会组织也是,有一个值班手机,24小时开机,随时对有感染者手术、意外的,因为别的医院可能不方便的情况下,联系、协调比较方便的。还有一点,感染者大部分,96%以上都有工作,也在正常的工作岗位上,可能他会利用非工作时间,跟志愿者聊这些,社会组织随时随地可以服务。”段义说道。

  针对不敢去治疗的感染者,段义说:“我们的志愿者就是感染者的同伴。对于感染者来说,尤其是新发感染者,他很不自信,难以启齿。有了志愿者同伴,可能他需要一天时间的检查,我们半个小时就给他搞定了。”

  “社会组织创新了一些工作模式,为目标人群提供了更加有效的服务,如互联网+的形式能更多地触及目标人群,进一步扩大检测覆盖面;为感染者和病人建立个性化随访关怀档案,强调心理干预或者个性化服务,提高服务效果。”王芃说。

  据了解,为了支持未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参与艾防工作,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基金(以下简称防艾基金),建立了培育基地工作机制,由培育基地联合这些CBO一同申请及实施项目。2016至2017年,参与防艾基金的培育基地和未登记的社会组织数量均有增加,且由登记的社会组织作为培育基地的数量有明显的增加。防艾基金开发了项目信息管理系统,在线提交项目书、审查项目书和实施方案、填报进度报表,可及时了解各项目、各地区、各省份的目进展,也提高了工作效率。

  目前,防艾基金已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带动了部分省份支持社会组织工作的步伐,一些地方出台支持社会组织发展和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相关政策, 云南、广西等地区设立专项资金,支持社会组织能力建设或在防艾基金未覆盖的艾滋病防治工作领域。

  “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根据2016、2017年基金申请、批准、执行的情况分析,各省的社会组织能力参差不齐,对基金管理提出挑战,社会组织能力建设将是基金未来几年的工作难点及重点。而且根据每年的基金申请情况,资金仍无法满足社会组织参与艾防工作的需求。”王芃说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